花眠眠

痴迷于冷圈与冷cp,人懒文笔差废话还多。

[德圣向]ignore

#有私设,ooc注意。
#纯粹写着玩,部分还原原著。
#拒绝吃白食从我做起இ皿இ
     1.
  早晚要活成你的模样。
  年幼时德拉格近乎虔诚地崇拜着自己的父亲,即使他曾哭着请求父亲的帮助却遭拒绝,即使父亲从未对他吐露赞赏的话语或展现鼓励的神情,即使父亲的目光不曾在他身上多停留片刻。
  嘿,他的父亲多棒啊,恶魔就应该活成这样!
  德拉格暗暗地将自己的父亲作为目标而拼命变强,他毫不怀疑地认为自己有朝一日能得到父亲的肯定,并以此而沾沾自喜着。
  2.
  傲慢的老东西,别再想忽视我!
  成长可不一定是幸福的,此刻德拉格便想上前揪住圣主的领子,逼迫他好好正视自己。
  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。
  不愿承认但不可否认的,父亲的眼中从未有过自己,他只想着他统治下的世界会是怎样一番美妙图景,他要实现的宏愿可丝毫不需要德拉格的参与。
  所以在你眼里我算什么呢?
  “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,德拉格。”
  像是对付调皮的孩童般,圣主的语调里带着点无奈,他理了理被拽皱的领口,恰到好处地遮住了胸前被巫师咒语所伤的痕迹。
  “我已经不是孩子了!”
  德拉格不动声色地微踮起脚,瞪着血红的眼睛怒视着自己的父亲。
  同德拉格一样,圣主也在寻求着更强大的力量,他整日同拥有强大魔法的巫师术士们交战,总能从四溅的鲜血与刺骨的疼痛中获得诡异的满足感。
  “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乳臭未干的孩子。”
  圣主眯起眼睛瞧着年轻气盛的小屁孩,毫无疑问他的眼底含着嘲弄。
  显然这激怒了德拉格,但他却咧嘴一笑,迫不及待想让父亲看看自己努力的成果。
  赤色的火舌迅速舔上圣主白皙的面部,灼烧的痛感竟使他愣了一瞬。
  “干得漂亮。”
  他发自内心地轻笑着,由衷地赞赏着,手心处腾起闪烁的火焰。
  “那就陪你玩玩。”
  圣主的脸上被投上一层半透明的绯红色阴影,恍惚间使人觉得他那玩味的神情中带着点阴狠。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德拉格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父亲的赞赏,即使两人此刻站在彼此的对立面。
  感觉棒极了!他强大的父亲从未如此认真地注视过他,在意他的存在。
  身体里某些东西在叫嚣着四处冲撞,是久违了的浑身血液沸腾的感觉。德拉格迎上父亲的视线,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容。
  他冲了上去。
  尴尬的是,他的实力还不足以匹敌圣主。在被父亲打倒在地上时,德拉格不舒服地确信了这一点。
  圣主居高临下地垂眼望着作为败者的他,尽管圣主一言未发,但德拉格能感受到他视线里深深的傲慢。
  我原谅你的傲慢,因为我早晚会亲手摧毁它,我会打败你的。
  “给我等着!”
  德拉格擦干了嘴角的鲜血,或许是因过度使用火,他开口声音竟有些嘶哑。
  并没有回应,圣主最后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而后转身离去。
  或许错在自己。
  3.
  “嘿,说出你的烦恼,年轻人!”
  一只恶魔扑棱着翅膀飞到他的旁边蹲下,形状优美而有力的双翼在身旁展开,他笑着撩了撩被风刮乱的黑色短发。
  是西木。
  德拉格转了个身背对着西木,一脸我现在很烦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赶紧滚除非你想挨打。
  西木有点委屈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比自己小的,结果还不愿意搭理人。
  “喂!早上和圣主不是玩得很快活吗?”
  德拉格想反问你怎么知道,转念一想问了也是白问。
  “你觉得我们是在玩?”
  “难道你非要让我说我看到你和圣主打架,你还被打趴下了?”
  “...滚吧。”
  西木耸耸肩,安慰似的继续说“乐观点想,圣主只和强大的人交手。”
  不管西木此言是出于什么目的而说的,但它极大程度上鼓舞了德拉格。
  他更加确信只有亲手打败父亲,父亲才能眼里只有他。
  4.
  整个世界都变了样,飞沙走石间眼前男人的脸变得模糊,但德拉格凭着本能确信,他的父亲一定是惊愕而愤怒的。
  要达到目的就必须要不择手段。
  所以父亲也好,圣主也好,只要留在他身边便是他的。
  “我求求你,父亲。”
  求求你。
  德拉格费尽全力使自己不掉入施魔法的老头所设的罗网中,抬起头露出混杂着血与泥的脸,他满眼都是哀求与服从,眼底却蕴藏着最为冷静的疯狂。
  “记住你的位置。”
  终究是虎毒不食子,圣主眼中或许还是有德拉格的。
  “你想干什么?!”
  哀求变成了逼迫,德拉格扬起嘴角,一如当年对峙般冲父亲抛去一个古怪的笑容。
  “我当然是想和亲爱的父亲一起下地狱。”
  end

评论(3)

热度(41)